500书堂网 > 游戏竞技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第三百一十四章:新年日常篇(二)
    虽然是说要好好的感受一下,但沈河也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如果是贞德,这个时候已经拉着他兴致冲冲的一家店一家店的到处乱窜了。

    但是式的话......

    过去的时候即便是逛街,她也大多只是毫无目的、没精打采般的随意跟在他身后。

    “那个是什么?”

    式忽然拉了拉沈河的手,指向一个摊子。

    “应该是石雕吧。”沈河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是一个很厉害的雕刻家。”

    那个摊子上的老人看上去已经头发花白,但是握着刻刀的手却非常的稳,神情专注,一个惟妙惟肖的少女雕像正在他的手掌心下缓缓成型。

    而摊子上已经摆了不少雕像品,各种而言都有,其中人物雕像最多。

    即便是沈河这个外行也看得出来,这些雕像每一件都浑然天成,细节真实,令人赏心悦目。

    天空城真的已经聚集了很多各种方面上都很厉害的人物。

    除此以外,和雕刻家相邻的那个画家倒是更让沈河关注。

    因为对方作画的时候,视线是看向自己等人的。

    “去看看那个人的画吧。”

    沈河有了兴趣,或许他画的是自己等人呢。

    “那是油画。”式看了一眼,就兴致欠缺,“油画讲究真实,我一直不明白,都已经有照片了,还将画作画的和照片一样有何意义。”

    “唉......”沈河有些意外,“我觉得很厉害啊。”

    他更意外的是,两仪式看起来似乎对雕像很有兴趣。

    “雕刻也很厉害。”

    式直接拉着沈河朝雕刻家那边小跑过去。

    正在雕刻的老人似乎没有发觉他们的到来,他的视线只是专注在手中,而随着小刀飞舞,少女的面庞也一点点的形成,沈河这才发觉,对方雕刻的竟然是薇尔莉特。

    如玉般白皙的石材上有着纹路分明的新年小棉袄,两团梳在脑上的发簇,再加上精致犹如人偶般的五官,雕刻出来的薇尔莉特栩栩如生,惊艳感十足,让人看一眼就想带回去珍藏起来。

    说起来,这不就是手办么。

    沈河的面色有些古怪起来,心里面已经拿定了注意。

    之前没有买过薇尔莉特手办,现在珍藏一个也不错。

    终于,雕刻家完成了最后一笔,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然后将手中的白玉石雕递给了沈河,看来他也并非完全没有关注四周。

    “城主大人,这是我送给您的新年礼物。”

    “谢谢。”沈河没有推辞,伸手接了过来。

    怀中的薇尔莉特也不由转过头望着这个白玉石雕,金色睫毛覆着的碧蓝瞳孔犹如闪烁着来自海底的光辉,只是这样一对比,原本作为艺术品而非常惊艳的雕像,在薇尔莉特的面前也黯然失色。

    “这是我雕刻的最优秀的作品之一,但却是个失败品。”面前的老人也不由发出感叹。

    “怎么就失败了?”沈河有些不解。

    他倒是很喜欢,已经决定了回去后要摆在床头边。

    “雕像,尤其是人物雕像,应该要展现出人类没有的美感。”老雕刻家摇摇头,“但是这个作品,却被真人给比下去了,请允许我这样形容,您身边的少女就是上帝亲手雕刻的毫无瑕疵的作品,凡人无论如何也无法创造出如此动人的美学。”

    “哈哈哈。”沈河十分开心的笑了起来。

    即便对方有几分是在恭维,但他自然看的出来,这句话是这个老艺术家的心里话。

    薇尔莉特微微仰着头望着自己的御主,虽然无法理解御主是为了什么而开心,但是她那明艳而诱人的红唇也弯起了如月牙般皎洁的笑容,连带着乳白色的肌肤上都蒙上了樱色的绯红。

    “就是这个,就是这个!”

    旁边的老画家忽然激动起来,抬起笔在画板上继续勾勒着。

    看来今天过后,自己的书桌前也能再多一副画像了。

    沈河颇为满意。

    不过两仪式却不在乎画家的行为,她的眼睛只是盯着面前的雕刻家,准确点说,是盯着雕刻家手中精细的小刀。

    “这位女士......”雕刻家注意到了两仪式的目光,从地上再拿起一块食材,“如果您允许,我希望能为您雕刻一座......”

    “这柄刀。”两仪式稍微有些不怎么礼貌的打断了对方的话,“用匕首可以吗?”

    “匕首?”老雕刻家没有想到两仪式会提出这样的问题。

    顿时有些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有专门的雕刻刀为何要用匕首。

    匕首的话,难以操控,也有很多精细的纹路难以形成,这是门外汉也明白的常识性问题。

    “算了,我自己来试试。”

    式见没有回应,索性自己从地上拿了一块材料,然后袖口中钻出一个匕首,削了起来。

    她此前从来没有见过雕刻,也不知道用来杀人的刀还可以制作这样美丽可爱的艺术品。

    这就是式现在对雕刻感兴趣的原因。

    面前的老雕刻家盯着两仪式的动作,忽然发现自己的常识或许需要改改了,因为匕首在两仪式的手掌心中反转,异常的灵活,但更重要的是,刻出来的纹路完全没有按照匕首应该留下的痕迹,甚至很多时候尖锐的刀锋只是靠近,就留下了一条条清晰的刀痕。

    虽然说雕刻的手法还很粗糙,但是用刀的手法却已经是大师级。

    沈河饶有兴致的看着式的动作。

    能不能用匕首雕刻他是不在乎的,不过式看起来似乎是在把这种事情看成对直死魔眼的练习。

    没错,式已经张开了直死魔眼。

    这么小而脆弱的东西,近乎到处都是死线,只要稍稍触碰到,整块材料就会全部碎掉。

    噗!

    就在沈河想着的时候,传来了好像面粉砸落的声音,式手上的材料化为尘埃散落。

    “唔......”

    式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失望,她紧接着又拿起了一块。

    “回去再试吧。”沈河苦笑着握住她的手掌,“现在可不是做这些的时候。”

    “......”式有些迟疑,但还是点点头,“嗯。”

    她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想做些什么就做什么,但如果阻止她的是沈河,那就另当别论了。

    “我们去看看画像吧。”

    沈河兴致冲冲的拉着式走到画家的身后。

    不出所料的,对方画着的正是薇尔莉特。

    但却不是她穿着新年礼服的样子。

    而是一身淡紫色的欧式公主服,完美的衬托出纤细的身躯,背景好像是在布满枫叶的林间,因为有几片旋转着围绕着少女飞舞的枫叶,画中的薇尔莉特似乎是在困惑或者思念般的抬头眺望着天空,而那个笑容......那个笑容!

    沈河的心脏都有些砰砰直跳。

    虽然刚刚亲眼看见过薇尔莉特的笑容,但是那份笑容放在此时的这幅画中,却是好像整副话都活了过来般,深深的吸引着每一个人的目光,进入每一个人的心田。

    连带着这位画家都神情激动,小心翼翼的做着最后的修补步骤。

    他有预感,自己的这幅画很有可能会流传千古,如果说雕刻家的创作是试图复制薇尔莉特的美丽,那他就是在记录,用自己毕生的画工来烘托和凸显这份上帝才能创作的美学!

    “这幅画......”

    就连两仪式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对油画的了解太过于表面了。

    不过......她忍不住看了眼沈河。

    这个家伙,果然是相当的喜欢薇尔莉特。

    “喂,沈河。”脑海里似乎有一瞬间闪过了一个问题,式就直接问了出来,“你喜欢薇尔莉特,和喜欢我是一样的吗?”

    “嗯?”

    沈河转过头,脸上还有一点点发愣,但随后很快理解了式这句问题中的意义。

    并不是吃醋,而只是好奇。

    “不一样肯定是不一样的。”沈河摇摇头,他又继续看着面前的画像,在脑海里用通讯通道对式说道,“我呀,是个会迷恋虚拟事物的人,即便知道有些美好是虚假的,反而会更加向往和珍惜,我想,对薇尔莉特的情感也是来源于此,她的美丽,她对我的信赖,都美好到让我感到不真实的地步,我又怎么会不喜欢她呢。”

    这一点,沈河自己早就察觉了。

    薇尔莉特越长大,就越好像是他所珍爱的宝物一样。

    连同她那份羁绊,都要变成他最重要的财富。

    “竟然是这样......”

    式看了看画像,又看了看薇尔莉特。

    对于薇尔莉特来说,能够成为沈河的所有物而被珍惜着,恐怕就是最幸福的事情吧。

    这么说起来,自己会和薇尔莉特亲近,兴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她和过去的自己一样,都没有“自我”,不同的是自己是因为织的逝去而留下空洞,而薇尔莉特却是因为她的“自我”已经被沈河完全填满。

    “完成了!”

    画家激动的丢下画笔,望着自己的作品而兴奋到手舞足蹈起来。

    此时的周围已经聚拢了很多人。

    他们都惊叹的望着这幅美丽的画像,创作它的人原本就是当世最杰出的画家之一,可以想象,这又是一张犹如“蒙娜丽莎的微笑”那般的世界隗宝。

    不过却没有谁会动了收藏或者买下来的心思。

    因为沈河在这里。

    “需要怎么保存?”

    沈河已经通知在天空城内巡逻维持秩序的机器人安保过来一趟。

    “等到完全干化之后,放到无菌房内拭去灰层,再在画布背面薄薄地涂上两层预先溶解在松节油中的天然蜂蜡,能完全防止潮湿空气的浸入而造成损害......”画家恋恋不舍的望着自己此世最杰出的作品,同时谨慎的叮嘱着沈河保存的方法。

    薇尔莉特则懵懵懂懂的站在沈河的身边,这里恐怕只有她不怎么理解自己的美丽。

    “还请大师再画一幅,我出高价买下。”

    “我是布鲁尔公司的董事,希望能和大师做个朋友。”

    “今天在下的酒店会举办一场宴会,还请大师赏光。”

    “大师......”

    周围许许多多的人都是在地面上有权有势的富人,多多少少都有些收集的欲望,原作他们自然不会奢求,但如果是同一个作者绘制的赝品,同样极具艺术收藏价值。

    即便画家为了保证原作的价值,而不再绘画赝作,他的名字也会随着那副画而永久的遗留下来,其它的作品价值同样会水涨船高,所谓的艺术品大多就是这个样子。

    不过,这些人注定要失望了。

    因为赛米拉米斯的身形浮现。

    “画的不错。”女帝大人难得的夸奖他人,然后以不容置疑的语气吩咐道,“从今日起,你就是孤的御用画师,孤也要一张能够流传千古的画像。”

    “是,陛下。”

    画家露出万分感激的表情。

    女帝的话虽然听起来过于霸气,但是天空城可不是什么封建社会,所谓的御用画师更多的只是身份和荣誉。

    艺术家,尤其是到了他这个地步的艺术家,所求的根本就不会是财富,而是一个“名”字。

    每个艺术家都希望自己能够像达芬奇一样名留千史,被整个人类文明永远记住。

    “master,时间也差不多了哦。”赛米拉米斯没有再关其余人,而是施施然的走到沈河的面前,伸手亲昵搂着他的胳膊,娇笑道,“逛街的话明天也行,接下来的节目,错过了可就没有了。”

    “这么快吗?”

    沈河抬头望了望,发现天色的确暗淡下来了。

    原本他就回来晚,再加上天空城一直在移动。

    “好吧。”沈河看了眼两仪式,见她没有什么意见,于是点点头,“那就走吧。”

    对于赛米拉米斯口中的节目,他也非常期待。

    有些意外的是,赛米拉米斯并没有拉着他去天空花园正中心宫殿,而是就好像亲密无间的情侣一样,搂着他的胳膊朝着另一个方向不紧不慢的走着。

    “master,这个叫做卡祖笛喔,孤那个时代就有了,要不要孤吹给你听?”

    “这个龙舌兰莱茵酒就是当代最昂贵的美酒之一吗?孤要了......什么?master,好不好喝没关系,孤享受的只是奢华的味道而已。”

    “钻石也无法比拟孤的美貌,这条项链适合孤吗,master?”

    “这个,还有这些,全部送到王宫去......”

    短短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沈河却好像过去了半个世纪般漫长,虽然软香玉怀,但一边要克制着女帝毫不在意的肢体接触带来的诱惑,一边要安抚着好像被抢走了重要之物而想要杀人的式,一边还要照顾着不知为何今天格外黏人的薇尔莉特,即便以他的体力也感到精力憔悴,好像被榨干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