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书堂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终极妖孽狂兵 > 第642章 此人非彼人
    回到车上的沈慕雪握住方向盘,目光却显得有些呆滞,视线逐渐变得模糊,鼻头隐隐有了一股强劲的酸意。

    萧轻舞的话不断回荡在脑海,那看似很平淡的话语去带着很强的冲击力。

    是啊,就这么放弃?

    就这么认输了吗?

    没错,萧轻舞什么都猜对了,她对陆风的态度转变就是因为心中的那个原因,是一个永远无法逃避的原因。

    如果换做任何一件事,或许都会尝试着去原谅,甚至可以指着陆风的鼻头质问答案。

    但是这件事她没法开口。

    她不明白,陆风为什么会欺骗自己,接近自己的真实目的到底又是什么。

    此刻的她心里非常乱,一个是自己那还活着的父亲,一个是已经悄然喜欢上的男人。

    究竟该相信谁,什么又是真的,什么又是假的,她真的不知道。

    从老爸失踪的那一天,她就没有放弃过寻找,为此还去了东南亚丛林,要不会是陆风救了她,差点就没能回来。

    当初在得知老爸三年前就已经死的消息时,她恨过陆风,恨他对自己隐瞒,还知道东南亚那次陆风救自己是因为老爸的嘱托。

    随后云海的相遇,她带着那份感激,逐渐接触之下才对陆风有了好感。

    偏偏老天爷就是这么捉弄人,就在她已经真正做出决定去爱一个人,不惜还和另一个女人打赌,已经死掉的老爸重新传来了消息。

    也因为这个消息,陆风所做的一切都被推翻,也摧毁了在她心中的形象。

    她绞尽脑汁也想不通陆风到底有什么用意,可是从老爸的信息中能够判断出来陆风呆在身边绝对有她所不知道的目的。

    所以她选择了逃避,只是从感情的角度终止了彼此的关系,没有去追寻答案,没有去质问,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结束了。

    但就是这么可笑,正如萧轻舞所说,自己心中还有忐忑和徘徊。

    真与假,该相信谁,让她感到了迷茫。

    悄然之间,眼泪划过了脸颊,沈慕雪伏在方向盘上轻声的抽泣,身躯瑟瑟的抖动,显得是那么的无助。

    ……

    “美女姐姐,我突然好兴奋,要不要咱们找个没人的地方,就在车里寻找一下别样的刺激?”

    陆风凑近耳旁,一只手慢慢的移动向了萧轻舞的大腿。

    啪的一声,手背就挨了一下,萧轻舞轻哼,“别闹。”

    “小姐姐……”

    萧轻舞侧头过来,没有幽怨,没有羞涩,反倒是非常平静,平静得让陆风感到很不自然。

    “干嘛?”陆风笑着道。

    萧轻舞轻轻唏嘘,“别装好吧,说说吧。”

    又不是今天才认识这家伙,陆风越是装得这么若无其事,就越是证明他心里很压抑。

    或许能够骗过别人,却绝对骗不了她萧轻舞。

    其实在问话的时候萧轻舞心里有着隐隐的苦涩,因为一切都证明陆风是真的爱上了沈慕雪,哪怕他自己不承认。

    “说个屁啊,我现在的心思就在你新买的内衣上,喂,咱们打个赌,你说我会不会流鼻血。”陆风依然那样子,一脸坏笑的抖着眉。

    可萧轻舞没有动,就那么安静的看着他,看得他尴尬无比。

    “阿风,连我也瞒着吗?”

    这一问,陆风脸上的笑容才渐渐的消失,逐渐被苦涩取代,跟着又自嘲的笑了笑,“就这么着了呗,我觉得没有什么好说的。”

    “你不相信我?”萧轻舞黛眉微蹙。

    陆风摇摇头,“不,我相信,你是唯一一个让我感到安全的女人,我不骗你,很多时候我将你当成自己的女人,但更多的时候我将你当成自己的亲人。”

    “可是你真的爱上了她。”

    陆风脸上的苦涩更深了几分,“那又怎么样,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早就说过,也努力去尝试过,改变不了什么,那就这样咯,其实这样挺好,我还有你。”

    萧轻舞瞪了一眼,“当姐是备胎?陆风啊陆风,你还真是一个花心的渣男。”

    渣男吗?

    也许是吧。

    陆风早就想明白了,自己做自己的事,走自己路,不论是在女人方面还是其他方面都一样,别人爱怎么想怎么想。

    “你不解释,她也不开口,就这么不清不楚的断了,说真的,我替你感到可惜,虽然我巴不得她退出,但是以这样的方式获胜……呵呵。”

    同为女人,谁不想得到一份完整的爱,萧轻舞也想。

    其实她一开始就做好了输的准备,也尊重陆风以后任何选择,即使这辈子无法在一起,把握现在就成。

    想到那个赌约,这才过去多久,沈慕雪没有输,她也没有赢,以这种方式结束,总感觉怪怪的。

    直觉告诉她,沈慕雪和陆风都属于嘴硬心软的人,他们之间那点事或许说开了根本不是什么大事,偏偏都选择了回避。

    点上一支烟,陆风抽得很惆怅,犹豫了很久才道,“沈成海这个人你知道吧。”

    沈成海,沈慕雪父亲,她当然知道。

    传闻沈成海发生了意外,导致沈慕雪还没毕业就接手了晨光集团,还在她的手里让晨光集团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萧轻舞不是傻子,能够听出来一些端倪,“怎么了?”

    “沈成海死了,死在了三年多以前,而我就护送他的人之一。”陆风道。

    这话让萧轻舞眉宇再度堆积,“这么说,你出现在云海,一方面原因是受了沈成海的嘱托,来保护沈慕雪?”

    “是,也不是。”

    用力的吸了一口,能清晰的听到烟草燃烧的簇簇声,陆风弹飞了烟头,双手枕在后脑勺,“我亲眼看到他死了,却又在几个月之前又看到了他。”

    “这……”萧轻舞都为之一惊。

    沈成海死而复生,原来是这样。

    那么陆风对沈慕雪所说的一切都变成了谎言,那就难怪了,沈慕雪应该是知道了自己父亲还活着的事。

    “既然你负责护送沈成海,他还活着就是好事,我很好奇,只要沈成海解释清楚,或者你解释清楚,你们之间就根本不存在什么隔阂。”

    陆风看过来,愣了一下才摇头,“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的,此人非彼人,谁知道死的那个沈成海和现在出现的这个人,谁才是沈慕雪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