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书堂网 > 玄幻奇幻小说 > 长得太凶了怎么办 > 第二百一十一章 穹的心绪(2/5保底)
    青木司手忙脚乱的擦拭着她的眼泪,从客厅的茶几上抽出几张抽纸,给她轻柔的擦着,语气温柔而又心痛:“我知道了,穹,没关系,我在呢,一直都在呢。”

    穹再也忍不住,一头钻进了青木司的怀里,抱着他的腰,哭出了声:“呜......”

    青木司手足无措的僵在了原地,穹的脸颊紧紧地贴在了他的心口,他甚至能感受到她脸颊的柔软与冰凉,她哭泣时的喘息,都被敏感的皮肤感受的一清二楚。

    青木司手臂在空中僵了一小会,才小心翼翼的将手掌抚在了穹的后脑,轻轻地摩挲着她的银发:“没关系,不要害怕,穹。”

    指尖触摸的仿佛不是发丝,青木司只感觉那头发柔顺的像是一匹银色绸带。

    穹仍在抽噎着,可鼻间却满是青木司身上好闻的味道,他有力的心跳声头一次如此清晰的响在耳边,一股从未有过的心安感,渐渐冲淡了她内心的不安与惶恐。

    “司......”她带着祈求似的声音,竟有几分撒娇的意味:“我很害怕。”

    “不怕了,有什么好怕的,我在呢。”青木司知道她只是不安,便只是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自己的话,一只手用力的抱紧了她。

    她瘦小的身体抱起来就像是抱紧了一团棉花,轻飘飘的,好似一阵风吹过,就会消失一般。

    许久,穹沉闷的哭声终于渐渐平静了下来,青木司松了口气,松开了手臂,看着她哭肿的双眼,温柔的伸手替她将脸上还未流干的泪滴擦干。

    “司......”穹任由青木司的手指在脸上摩挲着拭去眼泪,痴痴地看着他的脸,眼神说不出的复杂:“我还有,能被治好的那天吗?”

    “嗯!一定会!”青木司坚定地点了点头:“我会治好你的,穹,相信我,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就一个月,我一定能做到开始帮你治疗,都会好起来的,相信我,都会好起来的。”

    “那......我什么时候,能和司一起去学校?”穹看着青木司的脸,眼神带着几分希翼。

    “最晚高二开学。”青木司擦干了她的眼泪,还用纸巾放在了她的小鼻子上,让她擤了擤鼻涕。

    穹配合的任由他像照顾小孩似的照顾自己,只是盯着青木司的眼睛,像个粘人的小动物:“真的吗。”

    “嗯!”青木司严肃的点头,轻轻捏了捏她的脸颊,她的皮肤就像果冻似的又弹又软,展颜微笑道:“相信我。”

    穹认真的点了点头,语气肯定:“好。”

    她的眸子和青木司对视着,没有闪躲,而是充满了探究的意味——似乎实在确定着,青木司的心意。

    青木司看着她的模样,知道她心里终于安定了下来,悄悄松了口气,轻松笑着:“笨蛋,突然哭起来,吓了我一跳。”

    穹的脸不自觉得红了起来:“后面的药抹好了,前面的伤口,你自己抹吧。”

    说完,她便慌乱的站起了身来,也许是因为太着急了,还险些摔了一跤,得亏青木司眼疾手快扶了她一把,她才站直身体,红着脸小跑着上了楼。

    看着她消失在玄关的背影,青木司脸上温柔的笑容才渐渐平静了下来,沉默着拿起药膏涂抹着身前的伤口,又给脸上贴好创口贴,把医疗箱关好放回原处,疲惫的坐在了沙发上,连喘气都觉得有点费劲。

    “青木司.......要继续努力啊。”青木司喃喃自语着,望着天花板,费力的睁着眼,叹了口气。

    而此时的穹,推开了房门,钻进了房间,反锁了房门,无力的靠在门上,缓缓地滑坐在了地上,捂着心口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方才还羞涩笑着的脸上,只剩下了痛苦与无助。

    她在地上几乎是蠕动着爬到了床边,颤抖着从床头柜拿出了药瓶,也不找出水来,便费力的将药片嚼了几下,吞了进去。

    趴在地上的穹枕着自己瘦小的手臂,在地板上狼狈的喘息了许久,才勉强直起了身子,将药瓶重新放好,疲惫的爬起身来,躺在了床上。

    盯着天花板,穹只感觉自己又不争气的落下了眼泪,急忙伸手擦了几下,却发觉眼泪还是越擦愈多,最后,干脆拿被子捂住了脸,低低的哭出了声。

    “司......快点治好我吧......我好害怕.......”

    她无助的求救声飘散在空中,被狭窄的房间囚至消散,也未曾传出。

    许久,眼泪哭干。

    穹睁着无神的双眼,将床边的黑色兔子玩偶抱在胸前,视线有些飘忽。

    似乎是想到什么,她挪开了枕头,被枕头所遮掩的床头上,贴着和青木司的大头贴。

    大头贴上,青木司的笑容无比灿烂,她的脸虽然努力绷着,却还是能看得到眼神中幸福的笑意。

    穹的思绪,随着这张大头贴,渐渐飘回了以前。

    --------回忆分割线------

    那是刚和司从商场游玩回来,还没几天的时候。

    我从未想过,像我这样的人,竟然会有这么幸福的生活。

    虽然司到来的日子并不长,但不知为什么,每每和他在一起,都会让我无比的心安——这是我从未体会过的,也无比渴望的感觉。

    还记初中时,每当那些不良少女将我堵在墙角,不断地嘲笑我,推搡我时,我曾无数次的幻想,如果有一个人能站出来保护我,那该有多好。如果我也像别人一样,有个愿意保护我的哥哥在,也许她们就不会再欺负我了也说不定。

    可惜,当时的我,并没有遇到司。

    所以,司也许并不理解,为什么他在商场帮我赶走那些不良少女后,我会如此高兴。

    但我知道就够了,只要我知道.......我为什么会那么喜欢司,就够了。

    我曾一度沉溺在这幸福感中,无法挣脱,甚至多次自私的幻想着,如果司能每天每天,只陪着我一个人就好了。

    虽然现实是只有吃饭,或者玩游戏的时候能和司在一起,但说句实话,我已经很满足了。

    因为我......是个注定活不过十八岁的短命鬼。

    我以为我对于这一切,已经无比习惯,对于终将到来的死亡,也能做到坦然接受。

    但.....我错了。

    直到那天,司浑身是血的回到家里,我才知道,原来,我已经舍不得去死了。

    当看到他满身是伤,我的内心绞痛无比时,我害怕了。

    害怕自己有一天会忽然离去,留下司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这个世界。也害怕自己有一天会忽然离去,再也感受不到司的温柔。

    我开始抗拒和司进行接触,努力的让自己再次变成冷冰冰的模样。

    我以为,只要这样,也许司会像其他人一样放弃我,让我再次回到只有一个人的孤零零世界。

    这样的话,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有多喜欢他,他也不会因为我而难过,也不会因为我终有一日的离去,而感到悲伤了。

    至于我.......当他放下我的那一天,我想,那份曾经温暖的回忆,就足够我时常怀念着,直到死去了......

    只是.....

    我还是很害怕。

    害怕死亡。

    也害怕.......

    到死都没能告诉司,我好喜欢他。

    要是生活能像故事般美好,让我和司能一直这样下去,那该多好啊.......

    哪怕只是现在这样........

    -----------回忆分割线-----

    穹再次将枕头盖好,躺在床上,揉了揉红肿的双眼,喃喃出声:“司.......”

    救救我。

    我现在,连想要远离你的想法,都快坚持不住了。

    你怎么还不能,带我离开这种地狱一般的生活啊。

    “我相信你的每一句话.......只是,能不能,再快一点.......”穹将脸埋在了兔子玩偶上,疲惫的闭上了双眼。